新闻专题正文

敦煌画家温兆楠笔下的艺术传承

2017/1/16 12:45:26 来源:坦途艺术网 西域兆楠
0

摘要:

温兆楠,现为敦煌石窟艺术馆 馆长。生于敦煌,历经岁月沧桑,深深的爱着这片厚重,博大,雄浑的热土,为之苦乐皆坦然,为之沧桑共…....

温兆楠,现为敦煌石窟艺术馆 馆长。生于敦煌,历经岁月沧桑,深深的爱着这片厚重,博大,雄浑的热土,为之苦乐皆坦然,为之沧桑共……
路有界,心无疆,喜欢在路上,喜欢未知的人生旅途,身边,是陪伴了数十年的数字设备和耳闻目睹信手敬绘的敦煌艺术佳作。耳边,还是那熟悉的音乐……每当此刻,我不禁要问自己,累了吗? 一颗不安分的心,一个热爱自由的灵魂,还有一个偏执追求艺术道路干净直白的我……不管时空如何流转,好与不好,都是值得自己欣慰的!走过的是岁月,留下的是故事!祝我生命中遇到的每一个人幸福安康、吉祥如意、新年快乐!




大漠腹地 触摸生命的美丽!

生于敦煌,历经岁月沧桑,深深的爱着这片厚重,博大,雄浑的热土,为之苦乐皆坦然,为之沧桑共……


2014年十月十八日,蛰伏家中多年的我,陡然惊醒,来了一回说走就走的梦想之旅,目的地古丝绸之路疏勒河瓜州段,早上5点,驱车向北70公里跟向导会合,然后沿着疏勒河南岸东南方向大约50公里进入大漠腹地。


苍茫戈壁, 情深云淡;永远的胡杨树。记得第五次那么亲近看这片广袤大地,伴随着一路的苍茫,我在心里默默低语......不过还是那么多人选择这里,凭着坚强,凭着信念,不为别的,只为那立定于沙海之中,深根于戈壁滩上。坚韧而顽强,寂寞而孤独,默默地期待着一个又一个的明天。这就是美丽的胡杨树,在昏黄的大漠中给人憧憬,给人希望!
一路狂奔,到达目的地后,向导千叮咛万嘱咐的说明返回路线,我胸有成竹的说“没问题”,目送向导在地平线上一点一点消失后。


整理器材,准备今天的创作之旅,顺便看了下时间9.10,胡杨林散落在东西长78公里的戈壁、沙漠、丘陵地带上。


今天天气不错,怀着久违激动的心!又再一次沸腾了。在深秋寒风凛冽的太阳下,奔前窜后,寻找最佳的拍摄点。


这儿是梦境与现实高度契合的宁静之地,拉进了岁月和时空的距离;惟有凝重和震撼!




孤独中极力张扬自己生命的色彩,蓝天相映,荒漠作衬,令人震撼、让人留念,让戈壁动情!




每每端起相机,我都着力表现内心的所感所思。细腻也好,敏感也罢,我觉得都是画面该有的情绪。也许,只有感悟和敏感,才能捕捉到自然给予的答案。


眼前的景象酷似一幅写生画作,在阳光的照射下,反射出七彩的斑斓,层次丰富,情感更微妙,在宁静和纯粹之间,在单纯和丰富之间,在自然和艺术之间,渐进;升华!


凋落萧瑟的枝叶,一切的一切,都与蔚蓝的天穹对峙着,相依着,在永恒的静默与无声的律动中坦荡无垠地存在着。



胡杨,没有因为它的完美而骄傲,没有因它生在寂寞的戈壁而失落。



荒原漫漫,朔风浩浩,戈壁瀚海满目萧瑟。一棵棵饱经风霜、斜插横卧的残躯指着远方的天际:凄凉中含有悲壮,孤寂中注满宏阔。

胡杨,是随青藏高原隆起而出现的古老树种,见证了亿万年间的海陆变迁,又度过了冰川时代。胡杨树,是落叶乔木,树高15-30米,幼树和嫩叶枝上密生柔毛;叶子变异很大,在幼树和嫩枝上叶呈线状披针形;而中年树上的叶子却变成卯型或肾形,所以又称“异叶杨”。
据统计,世界上的胡杨绝大部分生长在中国,而中国90%以上的胡杨又生长在新疆的塔里木河流域。分布于新疆、青海、甘肃、内蒙古、宁夏,常生于海拔较低处的干旱荒漠地区。胡杨树,被人们称为“英雄树”,有“生下来千年不死,死后千年不倒,倒下去千年不朽”的说法。胡杨树,生活在戈壁大漠,那里没有绿水,那里没有青山,也没有人为地呵护,生命望而却步,植物悉数可见。然而,胡杨却立定于沙海之中,深根于戈壁滩上。尤如一个曾被忽略的倔强灵魂,不管风云如何的变幻,在这远方的远方,默默地期待着一个又一个的明天。
看着一株株与命运抗争的胡杨,令人由衷地感叹生命的顽强。从合抱粗的老树,到不及盈握的细枝,横逸竖斜,杂芜而立。然而,无论柔弱,无论苍老,坚韧而顽强,寂寞而孤独,固守着千年不变的信念。这就是美丽的胡杨,在昏黄的大漠中给人憧憬,给人希望。不朽的生命,留给世人以思索,留给世人的顽强精神。


注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,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坦途艺术网的立场,也不代表坦途艺术网的价值判断。

相关文章

我要评论

请先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!

注:网友评论只供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代表本网站同意其看法或者证实其描述

已有 3 位对此新闻感兴趣的网友发表了看法

作品推荐

展览推荐

每日推荐

论坛热点

敦煌旅游 影像传媒 问鼎天穹 竞价拍卖 业务合作 联系我们 免责声明 友情链接 沐歌酒店 十翼收藏 研学之旅
返回顶部